曲靖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公会、主播与富豪:“直播淑女”的姻缘联纵
http://fengjiujun5.cn  2020-03-17 12:20:56  

本文授权转载自PingWest品玩,采写霍小发,编辑卧虫,原文链接:点此访问

每个直播间,都是一个欲望博弈时空;每个主播背后,都有一场权力的游戏。

一方窥视、观看、表白、喝彩、咒骂,另一方暴露、表演、陪伴、忍耐。平台和主播公会,正是将双方价值最大化的运作机制。2016年之后更多资本涌向直播生意,网红主播成了不少人梦寐以求的全职或副业。

YY、映客、陌陌等大平台之外,手机直播软件遍地开花,公会也随之势起。内容制造、囤积人设,不同平台、公会各有招数。MC天佑作为YY上崛起的代表人物,以战胜者姿态,半只脚已经跨进娱乐圈了。直播间里更多的主播,仍然小心翼翼维持着和土豪、公会的关系。有时用尽各种手段,还是慌张,有时却全凭运气,唯有窃喜。

(镜头背后的每一个主播,都是公会“精致的人设”)

“直播淑女”的姻缘联纵

“这年头这种服务态度是不够的,要顾客开心、老板放心,我们要以最亲切、诚恳及专业的态度去待人。”崔西一度把香港电影《金鸡》的这句台词作为座右铭。可她还是没能做到。

崔西是艺术学院科班出身,在杭州一所艺术院校学声乐,还参加过2015年中国好声音海选。报名好声音是她21年人生中,做过最有勇气的事情,“选不上是肯定的,就是想试试自己敢不敢。”她原本的计划,是毕业后回老家的小学教声乐。

如果不是母亲突然查出乳腺癌,家里一下子需要钱,崔西也没有勇气走进学校对面的小区——5楼的一间单元房,有一家网络主播公会。

“我看过舍友直播,我不行的,她嘴好甜。”崔西从小就不爱说话,看见亲戚、邻居也不张嘴,经常被父母被呵斥:“喊人呀!见到长辈不要死人一样晓得嘛!”

唱歌是她唯一自信的事情,天生一副好嗓子,音乐响起,即使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她身上也不会害怕。音乐一停,她又本能地想躲回阴影里。

“真的想做女主播吗?”面试的时候,一个女主播问她。她点点头,看起来还是不太坚决。“哦,我可以唱歌,”她打算给自己加点筹码。一首《落叶归根》唱完,女主播和另一个男生有点被感动。

“不过当主播不是唱歌好就挣得多,要会跟土豪聊天,而且前面几个月可能没有收入,这个你晓得吧?”女主播还是不放心。崔西借着刚壮起一点的胆子终于下了决心。

然而,两个月后她就彻底明白,这个看起来赚钱容易没有门槛的职业,要想晋升,何止需要会聊天。

晚上7点,刚刚起床不久的舍友开始化妆。鼻影、眼影、双层假睫毛、假发,对着镜子调整自己各种角度的表情。闪耀的白光和自带美颜功能的摄像头,瞬间让她在屏幕里又白净透亮了几个色号。

崔西一小时前就准备好了,面对小小的摄像头居然比上舞台还让她紧张。她顾不上跟进来的人打招呼就开始唱歌,一首接一首。一个小时中,只有几十个人稀稀落落进来,更没有打赏和礼物。

她不明白舍友一天对着摄像头、麦克风五、六个小时,怎么能有那么多话跟人说。但瘦脸美颜高清摄像头已经买了,她必须播下去。

“介绍你进公会当然是拉关系啊,这个你得自己搞定,我没办法了。你老是端着,一点都不接地气。”舍友一脸嫌弃。人气积累的初级阶段主要靠公会培养,“讨好”公会负责人上位需要一定的投入,更主要是“会来事儿”。

有些新主播不惜砸重金向当红女主播购买“连麦”的资格,增加曝光度。崔西拿不出这个钱,也就没有人捎她一程。

她加入的是一个小公会,成立只有三个月。挑头的组织者,也是一位人气女主播。比崔西大一岁,入行两年多,非常勤奋,每天播7、8个小时,全年无休。老家是东北的,走狂野路线,能喊麦,崔西连她自称“老妹儿”的声音都学不出来。

在公会中的晋级之路,崔西靠自己实在很难。女老板也并不指望她能带来收入,自然不舍得给她投入太多,估计她撑不下去就会走人。崔西因此也只能被定制为软妹子淑女路线,主打网络流行伤感歌曲。公会教她怎么跟进来的人没话找话,加强基本培训。她硬着头皮播了两个月,不见起色。

直到崔西的贵人“土豪”突然出现。谁也没想到,“土豪”进直播间五分钟之后就刷了66个“1314”(YY上的一种礼物,19.9元一个),1300块是她主播生涯中的巨款了。

“YY居然还有这么纯的妹子,”这位狂刷1314的“贵人”现在已经成了崔西老公。其实他完全算不上土豪,在崔西老家做生意:“我打开YY,她一听口音就是我们那边人,我当时正在外面出差,签了一个大单,心里高兴。”

“他跟我约见面,我直接就答应了,”崔西笑了笑。女主播为了收更多礼物吊着“土豪”的事情很常见。但对崔西来说,如果能早点结婚,也许是比做女主播更好的出路。

(主播与平台的竞争,都归于公会间的江湖战争)

金灿灿的杀伐

YY上的公会崛起之初,并非像娱乐经纪公司这样成熟的管理体制,充满了家族、帮派、江湖气息。资深玩家牵头,就能聚起一个小公会。如果有一棵已经成名的“摇钱树”就能吸引更多人气,如果没有,就得靠钱刷。为自家公会的主播花钱买道具,砸得钱够多,推上排行榜才能有更多人看见,把垫进去的本钱挣回来。

有人认真地一掷千金地追逐着这场娱乐游戏,也有人从别家的厮杀中挣得满贯的金银。粉丝是前者,公会是后者。公会之间的竞争,就是争粉丝,争土豪。土豪跳线,是“战争”的普遍导火索。而那些钱不多的“死忠臣民”却是真正能在舆论战上捍卫主播的中坚力量。

屏幕上是一连串1314枚香水,发自小羽直播间的一位新进土豪。“谢谢xx老公,其他欧巴要加油啦,”做戏做全套才能刺激到其他土豪。“老公”与“欧巴”的区别就是他们刷礼物的动力。

这位新进土豪其实是公会扮演的,她的大部分收入来自几个固定土豪,最近这几位热情有点下降,需要用这招刺激一下。“他们可能也知道,但是男人嘛,都好面子,尤其看我直播的。”小羽说。

小羽知道谁吸引了她的“老主顾”,但她很淡定,已经派“死忠臣民”去那位主播的直播间开骂了。“她的公会也会帮她抗这种事儿,找人看着她场子。那就看谁火力壮呗,这都很正常。”

2012年的娱乐盛典被歪友称为“YY史上最激烈的砸钱运动”。YY粉丝网爆料,娱乐盛典上砸钱最多的十大玩家:宝哥消费金额520万元排在首位,天赐消费金额400万元排在第2位,后面八位玩家的消费金额也都在100万人民币左右。

“草莽时代”就是拿钱互砸,不是自己人就骂。公会拥有者、土豪财团、主播、粉丝组成的阵营对刷礼物,一决高低,也不乏土豪跳出阵营自立公会,从漫天礼物中分一杯羹。

2013年皇族公会突然被天赐解散。在这之后的几年里,不少公会已经褪去了草莽习气,认真转型成为娱乐经纪公司。最典型的是娱加,和IR、China并称YY三大公会。YY靠公会管理主播,既吸引其他平台的头部红人,也跟主播签约约束他们。转会、单飞的巨额“赎身费”成本,维持着平台更好的秩序、减少了主播的流动性。

随着主播越来越多,经纪人根本不够用。有的经纪人比主播年纪更小,刚满20岁,每天只会催债一样下达任务,监督直播,奖金全靠主播的收入。“我经纪人接触直播时间比我还短,说的都是废话,我也知道鼓励人家多刷礼物,那我很累的时候找谁呢,”一位主播说,“但经纪人是公会的人,我又不能没有公会。”

“我们也招不到合适的网络主播经纪人,”一位公会负责人说,“就是下任务给他们,让他们去管主播。沟通能力这些,他们就要自己去锻炼了。把主播惹毛了大家都没饭吃。”

(做公会领主之间的散兵游勇,则更需要智勇兼备)

单枪匹马的犹斗

YY以外的平台,公会存在感并不是很强。组织结构松散,也很少从主播收入里抽成。“YY不好播,我还是比较适合其他平台。”李嘟嘟做主播两年了。收入从最初月入四、五千,涨到四、五万,现在每个月不低于十万。

“不是长得帅就能直播,是在镜头前有独特魅力,”李嘟嘟明白自己的优势,和女主播吸引男土豪是一个道理,他的鲜肉形象吸引的都是女群众。“男的进来一般就呆一分钟。靠颜值的男主播,跟男土豪称兄道弟很奇怪,他们也觉得假。”

李嘟嘟在学校是无心读书的,为了能给喜欢的女孩花钱大方点,在学校外兼职打工。十几岁起发过传单、做过服务生、当过教练,只有一个目的,挣钱。

在一家寿司店打工的时候,一段在快手上随意录的几十秒视频,让他突然人气暴增,突然有了20万粉丝。日料店帅萌小哥的形象,快速吸粉的同时却也受限于店里的场景。

很快他就在朋友劝说下开始用花椒直播。常看别人直播,平时小视频玩得也很熟,李嘟嘟觉得自己是有主播天赋的,第一天在花椒直播就被平台置顶,挣了80块。“学生有80块外快,当时感觉特别好。”

接下来的几天,收入越来越多,李嘟嘟决定可以将主播作为职业发展了。他在线下性格腼腆,只跟朋友能聊,面对摄像头反而很轻松,“我直播的时候比较逗,喊麦、唱歌、唠嗑,而且非常能说会道。我不是走嘴甜路线的。”

花椒这种手机直播软件的收入没有网站大平台稳定,直播一天只有五块钱进账也很常见。“我在别人的直播间遇到了一个土豪,就加了她,她看别人直播的时候,我问她是不是喜欢这个主播,她说没有,居然就因为这个,她成了我的粉丝。”好运来得莫名其妙,后来李嘟嘟才发现,女粉丝的心思比男粉丝更难懂。

他看着自己直播间的土豪从出手三、四千,直到几万,也适应着屏幕下面的赞美和攻击。

直播间50多个人,但他只能围着土豪一个人转。“真的很心累,我觉得这女孩没有把我当人看。有钱人有时候挺空虚的,正常人的想法她们理解不了。”直播的时候一句话说得不对,女孩听了不高兴,就会套到自己身上,追着他,要他哄。“她们现实生活中缺少什么东西吧,想在直播间弥补。”

女土豪的脾气阴晴不定,呵斥、辱骂是常有的事情,更刁蛮的女孩还会跟他吵架,还有人要做他女朋友。有一次他知道爸爸在看他直播,事先提醒各位粉丝,太过分的话今天就别说了。女土豪当即翻脸:“为什么要给你面子,你算个什么东西!”

“我是个性格要强的人,当时特别难受。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受不了了,我就在这个直播软件上摊牌,吐苦水,真的在直播间哭了。那时候自己年纪小,经历也少。”李嘟嘟回想起两年前的事,好像很久远。“那个女孩觉得没有她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就播不好。后来她也被别的主播套路走了。”

结束一天的直播,他经常会大哭一场,很压抑。“做直播只有别人骂你,你不能骂回去,别人胡说也不能争辩。”

男主播、女主播套路都类似,很多都以交男女朋友的名义撬其他人金主。“在手机直播App做主播一定得把这些人伺候好了,有时候一个人不高兴,会带着另一个也不来了,收入全靠他们。但我不会那样骗人家。”以前他觉得这样的事很恶心,现在表示理解。

在花椒人气不再上涨的时候,他的月收入掉到了一万。很快,他就换到了腾讯NOW直播,“这是我播的最好的平台,直到现在。我觉得自己最失败的是居然一个粉丝都没能带走。”

现在李嘟嘟是NOW直播平台上的男主播一哥。“这时候我才有满足感。我不会耍手段,我会让大家感觉我这个人的真性情,陪伴她们。有些女孩虽然没钱,但很让我感动,她一个月才挣3、4千,就给我刷1800的火箭,我眼泪都快下来了。而且这种女孩从来没有逼我做男朋友,就是觉得我这人挺好的,默默支持我。”

李嘟嘟现在的朋友很多都是网红,“跟我借钱,找我打广告的人多了。他们不能理解这个行业,一拒绝他们,他们就会说我飘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相关阅读:
职称论文发表 http://zhiwangqk.com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