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涉猥亵3岁女童 6旬门卫法庭翻供否认曾碰触小孩
http://fengjiujun5.cn  2020-03-26 02:01:11  

去年10月事发后,女童珂珂待在妈妈怀里。家人说她至今没有走出心理阴影。 资料图片

  否认曾碰触小孩,称之前的供述是被逼写下

  去年10月23日发生在海珠区名苑幼儿园的六旬门卫涉嫌猥亵三岁女童案(本报2012年10月29日曾报道),嫌疑人银某全昨日被以猥亵儿童罪提起公诉。其一改在侦查阶段的认罪态度,甫一开庭即翻供并否认碰触过孩子。目前该案不得不择日再行审理。

  突然翻供庭审中止

  现已年满3岁的女童珂珂(化名),于去年8月入读家附近的海珠区名苑幼儿园,案发时在该园小小二班上学。去年10月24日晚,珂珂告诉妈妈说下身有些疼痛,“当时以为是小孩玩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妈妈一时并未在意。谁料次日给珂珂洗澡时,女儿再次说下身疼。在父母的反复询问下,珂珂说出了幼儿园门卫叔叔用手指戳其下体的事实。

  在医院事后给珂珂出具的病历上,珂珂的情况被描述为“阴道前庭稍红肿,触痛”。法医鉴定结果则为“女童体表无明显损伤”。涉事的名苑幼儿园门卫银某全后被海珠警方刑拘,继而被海珠区检察院以猥亵儿童罪批捕。银某全在侦查阶段供述,其当时是顿生歹念才做出猥亵儿童的行为,并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该案昨日在海珠区法院一审开庭,尽管大批媒体早早守候,但因该案涉及隐私属于不公开开庭审理案件,只有极少数当事人才得以进入旁听。后据海珠区法院工作人员透露,该案本可适用简易程序审理,但甫一开庭银某全即翻供不认罪,且表示从未碰触过女童珂珂,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不认罪案件无法再适用简易程序,案件只能适用普通程序审理。因此在数分钟后,法官即宣布暂时休庭择日再审。

  女童至今怕见生人

  现年61岁的嫌疑人银某全案发时是海珠区名苑幼儿园自聘的门卫,广西武宣县人,小学文化。头发花白的他昨日只在庭上出现了数分钟即被带离。据知情人士称银某全不仅翻供不认罪,还表示在侦查阶段的供述是被逼写下。银某全的女儿昨日也出现在庭审现场,但未被允许进入旁听。开庭期间,其女儿一直紧贴门缝站立。庭审结束后匆匆离去。

  “怎么可能不是他自己供认的,我在派出所看着他做的笔录,整个过程写得那么详细。”受害女童珂珂的叔叔称没料到银某全会突然翻供否认。

  受事件影响,珂珂案发后再未回到事发幼儿园读书,也未转园,而是一直待在家中由母亲照料。“到现在见到陌生人还是害怕,晚上偶尔还会被噩梦吓醒。”珂珂的父亲吴先生称,为了让珂珂尽快走出心理阴影,原本做配件生意的他,不得不停下了生意。母亲则常带珂珂外出游玩,“想换个环境,给孩子换个心情,看能不能对她的恢复有帮助”。

  吴先生曾多次带着珂珂去看心理医生,“效果不佳,医生说情况比较严重,何时能走出心理阴影不好说”。吴先生转述心理医生的话称,即便暂时恢复了,等珂珂到了青春期,心理阴影很可能重现,对珂珂的成长造成影响。
 

 民事赔偿

  女童父母或起诉涉事幼儿园

  此案中,法医鉴定结果为女童珂珂“体表无明显损伤”,这是否意味着,根据目前我国刑法规定,嫌疑人银某全只需要承担刑事责任,而珂珂的家属无法对其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进行索赔呢?任雅烜律师分析,根据司法实践来看,以精神损害为由的附民诉讼,法庭一般会驳回。

  任雅烜同时表示,女童家属不排除另行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进行索赔,但这要等到刑事判决下来之后根据情况而定。女童珂珂的父亲吴先生回应,海珠区名苑幼儿园园方应对此事的事发承担一定连带责任,因此家属也不排除针对涉事幼儿园提起民事诉讼。据悉,涉事幼儿园工作人员在事发后,曾携带慰问金前往珂珂家慰问,也有幼儿园老师给珂珂买了玩具,但被吴先生和家人拒绝。

  律师说法

  猥亵儿童罪基准刑偏低

  为女童珂珂提供法律帮助的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任雅烜律师分析,依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猥亵妇女的处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猥亵儿童的,依照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也就是说,猥亵儿童罪的量刑标准分两种,一般依“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从重处罚;聚众或在公共场所当众猥亵儿童的,才依“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从重处罚。

  任雅烜介绍,排除掉聚众、在公共场所两种情况,根据相关司法解释,一般适用5年以下刑罚的猥亵儿童罪,目前司法实践中其基准刑定为1年。若出现一次猥亵多名儿童,或多次猥亵一名儿童等加重情节,则在1年基准刑上发生一次增加6个月刑期;若对被害人造成轻微伤,则会在基准刑的基础上加重10%。当然法庭也会根据被告人自首、认罪等依法从轻、减轻情节确认最后的宣告刑。

  “我觉得有期徒刑一年的基准刑有点偏低。”任雅烜称,根据刑法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猥亵儿童罪这种行为伤害的不仅仅是儿童的身体,其对儿童及其父母的精神、心理伤害更甚,且这种伤害具有潜伏性、影响长远,伤害持久,但在司法实践中精神损害一般未被纳入量刑考虑当中。


相关阅读:
教育加盟 www.etmsjy.com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