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纪晓岚不信“做梦破案”
http://fengjiujun5.cn  2020-03-26 02:15:05  

  最近有一则“旧闻”在网络上突然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转发。中央电视台的《撒贝宁时间》栏目在2014年播出过一期名为“梦境擒凶”的节目:吉林省长白山市公安局接到群众报案,在一户人家的柴垛边发现一件血渍的男上衣,经查发现是当地一个叫张永成的男人的,而这个人失踪已有一周了,警方随即开始调查,但由于没有方向,案件一直没有眉目。突然有一天,张永成的姐姐张燕来到公安局,说弟弟昨晚托梦给她,说自己已经被害了,现在被埋在长白山市火车站南面铁道边的灌木丛的地下。警察们觉得匪夷所思,但看到张燕寻弟情切,便按照她讲的路径来到了铁路南面,在铁路边20米处发现有一片灌木丛,向下挖掘了近两米后,果然发现张永成的尸体躺在那儿,并由此顺藤摸瓜,抓获了真凶。

  这件案子几乎让每个人都会想到“冤魂托梦”这一词汇,在鬼片中,被害者的鬼魂托梦给亲人或办案官员,让他们帮助自己讨还血债,是非常常见的情节,但现实生活中居然真的出现这种事,还是让人觉得有违常理,至少是一件用科学无法讲得通的事情。

  事实上,在古代笔记中,也记述过一些类似的案件,大多诡异离奇,惊悚可怖,本期“叙诡笔记”,笔者选择了其中有代表性的几篇文章,让读者全面了解“做梦”这一极其罕见和特殊的“破案手段”。

  一 梦诡:尸骨就在卧榻下面

  喜欢看公案小说的朋友,一定会熟悉这样的情节,某个“青天”做梦,梦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冤魂跪在他面前说:“我被某某杀害,尸体埋在某某地方,请大人为我伸冤报仇。”然后“青天”按照冤魂告诉他的地点,挖出尸体,找到凶手,然后结尾一般都有个“一郡百姓哗以为神”……

  古代笔记中,“冤魂托梦”的事情是很多的,未必一定是要做梦者帮助伸冤破案,更多的只是希望能把尸骨换个妥帖的地方安葬。宋代张师正撰《括异记》中就记载了这么一件事:有个名叫冀膺的人在河南府缑氏县当知县,这一年他的任期满了,“代人将至”,他把老婆孩子先行送到洛城,自己独自在官邸居住,等待交接。“一夕,梦二女子再拜于榻前”,冀膺问她们有什么事?两个女孩说:“我们是先前住在这里的尹家的女奴,因为过失被鞭挞致死,尸骨就埋在您的卧榻下面,因为一直以来您的家人都住在这个屋子里,所以我们不敢妄出,怕惊扰到内眷,现在您要搬走了,我们才敢相告,希望您能帮我们把尸骨迁到坟地里安葬。”冀膺答应了,第二天醒来,挖开自己卧榻下面的地板,“果得二枯骨,红梳绣履尚在”,冀膺“命裹以衣絮,祭以酒钱,加之楮钱,埋于近郊,数夕后,梦中前谢而去”。

  昔日读这则笔记,笔者只觉得冀膺这个人心真大,谁要是托梦告诉我她尸骨就在我床下,我绝无安枕到第二天早晨的可能。此外也未免凄恻,两个女孩只因犯了点过失便被鞭挞致死,死后依然只有“自省”而全无“报复”的念头,可怜又可悲。相较之下,明朝正统八年四月发生的一起案件,倒更符合“冤魂托梦”的套路。

  事见《双槐岁钞》卷五,南京御史戴谦有一晚做梦,梦见自己骑马到了一处叫清江厂的地方,有个“蓬首、褐衫、姓李”的人,带着他往前走,一路上经过了无数间竹房,直到走到一间瓦房前,入门,“有男子卧地上,一妇人绿衣、红裳、簪花,处其旁”,那妇人一边哭一边说:“我想救你,可是你已经气绝了,这可怎么办啊?”戴谦猛地惊醒过来,立刻骑马到清江厂,一路上经过无数间竹房,“皆如梦中所见”,终于看到一间瓦房。戴谦翻身下马,进了这户人家,才知道男主人姓李,正是梦里那个蓬首褐衫的男子,他因为买肉和屠夫发生争吵,被屠夫一刀杀死,而屠夫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一直逍遥法外。而梦里所见的那个妇人,乃是李姓男子早逝的姐姐。戴谦立刻下令拘捕屠夫,南京城因为此案而轰动,“一时白下盛传之”。

  与之相类的还有民国笔记《洞灵小志》中的一则记录。有一条轮船发生火灾,“舟中客多有投箱笼于水,身附其上,以冀遇救”,闻讯赶来的一些渔户不但不救人,还用船桨将遇难的乘客打落入水,然后捞走他们的箱笼,劫取其中的财物。因为遇难者已死,没人指证那些渔户的罪行,他们自然就安享其利。

  有个遇难者的儿子夜晚做梦,梦见父亲告诉他,自己落水后,遇见一条渔船,大声呼救,说身上携带有两千元钞币,可以分船户一半,那船户姓王,将他救上船,搜出他身上的两千元钞币后,重新将他打入水中淹死……儿子从梦中惊醒,“翌日直奔焚舟处,访王姓渔船”,待找到那渔户后,“即扭王到官,以亡父之梦控之”。姓王的渔户当然不会承认,主审官派人搜查他的渔船,果然发现两千元钞币,“王无可诡饰,乃具供而治以谋杀之罪”。

  不知道读者有没有想到火车出轨后哄抢财物不救人的新闻,有没有想到“挟尸要价”的照片,鲁迅先生对国民性的冷漠、麻木和残忍,每每发出“古已有之”的感慨,似可用“今亦有之”来做一回复。

  二 梦游:梦中推理出了真凶

  说到古代笔记中最为诡异复杂的一起“做梦破案”,当属袁枚在《子不语》中所记的一件奇案。

  公元1785年,清乾隆五十年农历六月,山东曹州府衙门陷入前所未有的困顿之中。

  事情要从年初说起。曹州有个姓刘的人,以典当为业,聘请了一个家住虞城的张某给他当掌柜的,打理典当行的大小事务,已经两年了。张掌柜有了些积蓄,“岁暮欲归”,因为典当行年关时事情多,特别繁忙,刘某一直挽留张掌柜到大年三十,方允许他骑一匹大青骡回虞城,并约好上元节(正月十五)那天返回曹州。

  谁知正月十五那天,一向守诺的张掌柜并没有回到曹州,刘某很是着急,派人去虞城的张家催促,谁知张家一听就急了,说根本没见到张掌柜回来过年,两家人说不拢,谈崩了,一直闹到巡抚大人那里,巡抚下令由曹州府衙门寻找张掌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谁知这一找竟找了六个月,全然不见张掌柜的踪迹,“公差惶遽无措”。

  这天傍晚时分,有几个公差在城南一带暗访,夜幕渐沉,他们忽然看到一个老翁和一个少年一边走一边聊天,老翁说:“月色甚佳,何不向凉亭一行?”少年同意了。公差们顿时起了疑心,曹州城外往南十数里的一片荒野之中,确实兀立着一座残破的凉亭,但是很少有人这个时候去那里赏月,何况现在过去的话,稍晚一点城门关闭,这一老一小怎么进城呢?

  既然找不到张某,抓个小贼、破个小案也可以糊弄差事,于是几个公差悄悄地跟在他们后面。一老一小沿着小路,向凉亭走去,一路上没有交谈,似乎也不像是准备作奸犯科的样子。没多久,果然到了凉亭里,月光如洗,在残瓦颓柱间洒下一片凄怆的惨白。公差们伏在草丛中听他俩聊什么,“听所言,皆邻里间琐事”,看来这真的是一次单纯的赏月活动。

  公差们有些沮丧,正准备起身离去,只听那少年说了一句话,让他们呆若木鸡:“城内典当行的刘老板走失了张掌柜的案子,我猜是西门外那个姓孙的卖饼人干的,他一定是看上了张掌柜带回家的财物,在路上将张掌柜袭杀了。”

  老翁问:“你怎么知道的?”

  少年说:“那家饼店已经在曹州城开了很多年,生意一直不错,今年春天,张掌柜失踪的案子刚一曝出,姓孙的就关张回家去了,何况他与张掌柜一直很熟,肯定是知道了张掌柜回家的时间和路线,行此杀人越货之举,案发后又做贼心虚,才躲回家去。”

  老翁的口吻立刻严肃起来:“此事大有干系,何得妄语?夜深,可归矣。”

  得此重要线索,两个公差岂能轻易放过,正要上前追问,那一老一少已经往城里匆匆走去,“行甚速”,公差却也不急,想他俩到了城门肯定会被拦下,“至南城,门已闭”,公差们正待看他俩怎么办,只见他俩竟从只有微微一道缝的门隙里钻了进去!

  这可真是见了鬼了,公差们愣了半晌,才大呼城门官,用钥匙开了城门,冲进城去,“则两人尚在前行”。到了一条胡同口,少年与老翁告别,进了一扇门,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那门始终紧闭没有开启。公差们“复随翁行二十余家,亦未启扉而入”。

  公差们大惊失色,不管那老翁是人是鬼,拔出腰刀,挥拳砸门,半晌,老翁才慢慢走了出来,手持照亮的纸捻,披着衣服,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公差怒道:“你装什么装!刚刚才和那少年在凉亭赏月,怎么这么快就是一副睡态?”老翁一头雾水:“你怎么知道我刚刚做梦去赏月了?”这时那少年也被公差破门捕来,同样是刚刚睡醒的样子,一老一少被抓进衙门,叙述了各自的梦境,竟与公差们看到的一模一样!

  曹州府官员被这一诡奇的事件搞得晕头转向,看起来,公差们似乎是遇到了老翁和少年睡着后出窍的灵魂,或者不知什么缘由走进了这两个人的梦里,但是那个姓孙的卖饼人确实有查一查的必要了,第二天一早,多位公差在一个村子里找到了孙某的家,刚一进门,就看见了张掌柜骑的那匹大青骡,于是孙某被立刻锁拿到衙门,“一讯而服”,承认了自己在半路杀害张掌柜,夺其财物的罪行。

  这一案件,如果排除“穿门术”等诡奇的情节,更像是两个梦游的人被公差碰上,但梦游的人竟能对话,就完全不可以解释了,当然更大的可能性是这一老一小确实在赏月时聊了此事,当遇到公差上门时,不约而同地因为害怕,都说自己是在做梦,毕竟老翁曾经制止了少年的“妄语”,也许是岁月的风霜让他不愿意接触任何公门之事和公门中人吧。

  三 梦解:从竹子联想到犯人姓“祝”

  在从前的“叙诡笔记”中,笔者曾经阐述过这样一个观点,古代笔记中所记述的大部分“诡案”,不是当官的装神弄鬼,把自己打造成日审阳夜断阴的“神官”,以达到震慑愚民,使其不敢欺瞒的作用,就是做贼的装神弄鬼,好让那些愚昧迷信的为官者晕头转向,不敢穷究案件的真相,说白了双方都是在用“神迹”来互骗,这是中国几千年历史的常态,就好像“高祖”或“太祖”的老妈在生育前总会被龙扑倒或梦到太阳,而不满现状的民众会在黄河边挖出一只眼的石人一样,不足为奇。

  因此,有坚信做梦可以破案的官员,也有对此嗤之以鼻的学者。

  清代就有一位对“做梦破案”抱有坚定信仰的县官,有一次遇到人命案,很久不能侦破,就跑到城隍庙里焚香磕头,希望神仙能够在梦里给自己一些线索和提示。当天晚上,他梦见神仙引着一个鬼到了自己的面前,那鬼头上顶着一个瓷盘,盘子里面“种竹十余竿,青翠可爱”,醒来后这县令就开始拆解暗号,把梦境反复琢磨了许多遍,再去翻检命案的卷宗,发现死者的邻居姓“祝”,“祝”和“竹”是同音字,想必罪犯就是此人!于是把那姓祝的捕来一顿拷打,最后才发现这人在命案发生这一天在外地;县令不甘心放弃梦中得到的“提示”,再次翻检卷宗,发现死者的表弟的姓名中有个“节”字,县令脑洞大开:“竹子都有竹节,看来一定是这个名字里有‘节\\’的人”,于是抓来又是严刑拷打,最后发现此人并无作案时间,只好释放了事。

  因为一个梦,冤枉了两个无辜的人,这样的糊涂县令深为纪晓岚所耻笑,他在《阅微草堂笔记》记下此事之后,写了一段点评:“夫疑狱,谦虚研鞫,或可得真情。祷神祈梦之说,不过慑伏愚民,绐之吐实耳。”纪晓岚很清楚,所谓“做梦破案”,不过是用来吓唬那些愚昧的罪犯,让他们老实招供的。纪晓岚认为:若将梦中恍惚的情形,加以胡乱的联想,作为定案的根据,那么一定会制造出冤假错案。

  那么可能有人会说,本文开头所述的节目里,弟弟托梦给姐姐找到了自己被杀后埋尸的地点,又该作何解释?在没有亲自调查事件的全部经过,并与当事人做进一步的了解和对话之前,笔者对此事不做肯定,也不做否定,但是我赞同纪晓岚的一句话:“古来祈梦断狱之事,余谓皆过后之附会也。”
相关阅读:
织梦仿站 https://www.ltb8r.com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